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乐亭 > 历史文化

庙上崔家与乐亭文化

时间:2017-02-06 10:02:24  来源:  作者:

    明清以来,地处京东渤海一隅的乐亭,文化活动兴盛,民歌、影戏、什不闲、戏(秧歌戏)、大鼓、大秧歌乃至莲花落、耍大棚、十样杂耍等各式各样的民间文艺形式争奇斗艳,最盛时期是清末民初。这些文化活动,主要是民间操办,而且大多是由当地商贾富户资助操办的。当时的乐亭,有享誉京东的“崔刘张史”四大家族,他们有的是传统富户,如庙上崔家和大港史家,而更多的是以汀流河刘石各刘家为代表的闯关东经商致富后的名商巨贾,他们经商致富后,在家乡办教育、兴文化,每逢时令节日、婚丧嫁娶、祈福求寿等吉庆日、祭祀日,民间都大兴文化活动,乃至形成风气,代代传承。而办活动最活跃、最典型的富户当属城南庙上崔家。
    崔氏家族系满军汉军旗籍,祖居吉林省长白山麓崔家沟。始祖崔景禄官居军中都尉,清顺治元年(1644年)随清军入关。顺治皇帝定都北京后,为奖励有功战臣,下诏以田代俸,崔家被派往乐亭城南郎君庙(俗称庙上)为恭亲王圈占的民田代收租赋。每年所收租赋,一部分作为皇粮供俸京都王府外,其余大部归属崔家享用。崔家以此为依托在外经营商业,店铺银号遍布京、津、上海、青岛各地,因而崔家以财势显赫当世。
    “富甲京东”的崔家,祖先虽是行武出身,但后人却十分重视文化、教育,在乐亭定居后,就在自家建起了学馆,高薪聘请当地名师任教,课授本家各堂子弟及亲朋子弟就读,以在大比之年科考求仕高中皇榜,光耀门楣。因而崔家“读书人多,功名人也多”,同时也带动了周边村庄百姓办教兴文育人。仅在清中叶后,崔家就曾高中进士两名:崔国庆,(道光庚申科进士)、崔琯(道光癸未科武进士);举人三名:崔毓隆(同治甲子科)、崔炳文(同治癸酉科)、崔汝翼(光绪乙酉科武举);贡生、监生等竟有十余名之多。在朝为官者二品封典者有崔国辅、崔德玉、崔德邻三人。仕大夫、知府、知县及荣膺诰封者多人。
    崔家注重兴办教育,更热衷于乐亭民间文化。清朝初年崔家祖上来到乐亭之后,为炫耀门庭和为眷属们娱乐消遣,就按乐亭民间影戏兴盛的习俗,从民间招收皮影艺人,建起了影班,并在自家庭院常年搭有戏台。平时,影班只是在家中演唱,逢年过节或乡间庆典、庙会、祈福还愿之时,也在庙会或村庄搭台,为乡民公演,有时也自愿出资请外地戏班或其他民间艺术团体为乡民搞些文化娱乐活动。因而,崔家兴办民间文化的习俗一直延续不断,特别是崔家的影班在昌(黎)滦(县)乐(亭)一带颇具影响。
    崔家热衷兴办民间文化这其中是有一定原因的。因为,除家族传统喜爱文化艺术外,更重要的是,通过长期与京城皇族王室接触,看到大多宫室都建有自己的戏班供眷属们享乐,并经常邀请有关皇族王室贵族们欣赏,不仅满足了达官贵人和眷属们的享乐欲望,还利用演艺之机私下办理了一些交际事务乃至拉帮结派的目的,从而抬高了自己的身位。崔家深深地体会到兴办文化艺术的重要,因而凭借自己家族的财力,多年坚持在乡间办影班、养大鼓艺人、梆子班和莲花落班等一系列演艺活动,光绪年间,崔家超级影班、双发合莲花落班,在乐亭直至京东都造成了重要影响。
    崔氏家族传至崔佑文已是第十代了,这是最为辉煌的一代,也是乐亭民间文化最为兴盛的时代。
    崔佑文这一代,崔家的影班就相当有规模了。建有这个摊子,就需要有人管理,崔家家大业大,家中青壮年人有的收租、有的从政、有的经商,多忙于事务,特别是大多数年轻子弟都入学发奋攻读,以利将来求取功名,唯有风华年少的聚德堂主崔佑文,既不愿读书,也不愿做官,更不愿管理家中事务,终日无所事事,却终日与说大鼓书的和影班里的艺人们打交道,崔家掌门人看他喜爱影戏、杂艺,就和各堂主商议,干脆把管理影班的事交给了他,谁知这一下他却如龙归大海,大展其才。
    崔佑文掌管家中杂艺大权后,首先建成崔家超级影班。采用经济手段吸引艺人来班里从艺,按影匠在当时的社会影响提高押班费,(既入班艺人先支以高薪做抵押),以保持人员稳定。招来了当时在昌滦乐一带名声最高的影界翘楚王华,各行当的名角如王海庆、苗忠义、于化鲲、韩增和后来的曹辅权、李紫兰等,还有名刻影的(雕刻)艺人聂春潮,昌滦乐一带最有名的影匠几乎无一不在崔家从过艺,当时的影匠们谈起自己的从艺历程,无一不因到过崔家班而荣耀。其中影艺精、人品好、名气大的当属王华。
    王华,字福山,徐烧纸庄人。幼年从艺崔家班,后为崔家大班掌班人。唱髯功(老生),擅长公案戏审官,刻划人物声形并具,因为人正派,影艺精湛,在影界有很高的威望。崔佑文让他掌管影班后,他从严制定班规,教授技艺从不懈怠,尤其对晚辈艺人的生活作风管理异常严格,为的是让艺人们养成良好艺德。为使影班后继有人,崔佑文还办起了影戏小班,招收了一批嗓音条件好的小青年学艺,从大班里抽调演唱经验丰富的影匠当教师,教唱基本功,培养各行当影事艺人。当具备一定演唱基础后,就先让他们到乡间为村民们去唱,先义务后收费,边实践边提高。学习三年出科后,根据崔家影班需要,从中选取精干人员充实到大班里,其余学员大都去到其他班社里唱影。当时,崔家小班为县内外各影班培养了很多知名的影匠。
    在此时节,乐亭的大鼓书亦很兴盛,崔佑文就从新寨请来了乐亭最有名大鼓艺人温铁板(温荣)来家里做艺,专为其老母和眷属们说书,终日以佳宾相待。温荣在崔家这样的从艺环境里,做艺更是十分卖力,崔佑文自是乐不可支。光绪初年,崔佑文乘崔家为恭王府纳贡之机,为显示乐亭乡间艺术,特带着温荣去北京为恭王爷奕献艺,温荣以娴熟的演唱技巧,特别是独特的乐亭韵味,博得了王爷的赏识,并将乐亭调(崔佑文称)亲命为“乐亭大鼓”,自此,乐亭大鼓始定其名,并延续至今。温荣年长后,崔佑文还将其徒陈继昌招到家中,终年为崔家人说书献艺,并在年节时为乡民演唱。
    同治十一年(1872年),崔佑文又从滦县兑过高老裕的梆子班。主要用于自家吉日庆典、庙会和社会上举办活动时进行业务演出。梆子班到来,亦为后来兴办双发合莲花落班奠定了基础。
    光绪十年(1884),崔佑文发现地摊莲花落很受百姓喜爱,就将乐亭、滦县知名的莲花落艺人任连会、张琏、王连等招到家中,建立了莲花落班“双发合”,率先将地摊莲花落搬到舞台上演唱。在当时,唱莲花落的都是在地摊演唱谋生,虽也有小班,也只是几个人临时组建,农闲时唱,农忙时干活。正式登上舞台演唱,崔家当属第一家。在演唱实践中,崔佑文鼓励艺人们向梆子班学习,学表演程式、表演艺术,学唱腔、学化装、学习鼓板伴奏,自己编写剧目,增加故事情节,将“对口”(两人演唱,一人为旦,称上装,一人当丑,称下装)变成了“拆出”,既加上小生角色,如《王二姐思夫》、《红娘下书》等,时称“三小戏”。班子里的老演员特别是有文才的演员,如任连会,他将影卷或书词情节精彩的部分改编和民间传说的故事编成小戏,先后改编创作出《补汗褟》、《狗奶孩子》、《马前泼水》、《黄爱玉上坟》、《巧鸳鸯》、《燕青卖线》、《夜打登州》、《山伯下山》等剧目,使莲花落演出剧目内容也越来越丰富。莲花落搬上舞台后,通过向梆子班学习,演出形式、演唱曲调、伴奏方法越来越规范,演出剧目、演出内容、舞台艺术都得到了升华,看莲花落成为乐亭群众的精神享受。崔佑文为壮大莲花落演出队伍,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又建立了莲花落小班,旨在培养后续人才,先后招来了爱好说唱、且有发展前途的杜知薏(金菊花)、孙凤鸣、孙凤岗、张德礼、孙凤龄、姚继盛、于玉波、任善庆等一班小青年,让大班里的王连、陈君当教师,主要是教唱功,并请梆子班的齐老板(老炳)教武功,边学习边演出边提高,这些小学员经多日培训,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有的开始在舞台上展示自己的风采,如金菊花、任家子弟任善庆、任善丰。成兆才于1894年进崔家班。据崔家先人说,成兆才在小班曾扮演过既当教师又当学员的“大师兄”角色。至此,崔家各戏曲班社争奇斗艳,盛行一时。乐亭故人回忆,崔家各大戏班阵容整齐,名角荟萃,光绪年间最辉煌时期各班人员加在一起达百余人,崔家大院的西挎院里涌满了各戏曲剧种从艺的人。在这优越的艺术氛围里,艺人们互相学习,切磋技艺,取长补短,促进了各自戏曲艺术的发展。在崔家的带动下,乐亭各大家族、经商致富之人纷纷效仿,养戏养影成风,名门显贵,争相攀比,请名角、创新腔、编剧目,以此光耀门楣。在清末民初,乐亭民间文化活动达到了颠峰。崔家为兴办民间文化花费了大量资金,培养出一批批戏曲、曲艺艺术人才。自清廷取消了以田代俸之制后,崔家断了生活资金的主要来路,随着社会的变化,崔家财势渐弱,1902年,崔佑文故去。莲花落班解散,上世纪40年代初,由崔佑文之子崔明川带着的崔家影班也不得不解散了。
    然而,正因为有了崔家对于地方戏曲艺术的钟情供养,却使乐亭大鼓、乐亭影、评剧这三枝花在乐亭乃至京东一带得以生根开花并向域外发展。特别是评剧,由双发合莲花落班走出去的人才如成兆才、杜芝艺(金菊花)、孙凤鸣、孙凤岗、孙凤龄、张德礼等一大批莲花落精英奔赴京津唐秦和东北组团做艺,将评剧的种子播撒在全国各地。乐亭大鼓之所以成为中国最具影响的曲种,乐亭影之所以成为“北方皮影的代称”,评剧之所以成为“全国第二大剧种”,(三者均被国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崔家为此做出了重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