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乐亭 > 历史文化

乐亭皮影之傻皮匠丢驴 

时间:2016-04-06 14:46:18  来源:  作者:刘庆文

  在南宋时期,乐亭境内是金人的一个牧马场地。金兵南侵,捉住宋人便带回这里为其牧马。俘虏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日子苦不堪言。但会里村有个傻皮匠日子过的却顺顺当当。他是当地的土著人。生得憨头憨脑,整天也不说一句话,但心灵手巧,刮皮制革做鞍鞯整日不闲,特别是他编制的八股穿心马鞭,真可谓绝活儿,无论兵将还是金帅使用他制的马鞭,都伸大姆指。他孤身一人,养头毛驴儿,粉鼻子、粉眼、粉蹄、粉尾巴尖儿,他与毛驴相依相偎,感情笃厚,每逢集日,他便套上驴车,拉上马具去赶市。一路上嘀嘀咕咕,有和毛驴说不完的知心话。 
  一天夜里,傻皮匠睡的正香,被毛驴叫声吵醒了,当他穿好衣裳进驴棚一看,吃了一惊,毛驴让贼偷走了,他出村去追,皎洁的月光下,他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个骑驴的,正朝滦州方向飞奔,从时不时毛驴着鞭熟悉的嘶叫声中,他认定正是自己的驴,就拼命地追呀追,但两腿怎能追上四条腿?天朦亮时,就被拉下了五里多远,但他却清楚的看见偷驴的贼进了岩山脚下的东马店。傻皮匠对这个东马店底细早有耳闻,这是一座黑店,是个专为贼人销脏的地方。当时滦州城里盛吃汤驴肉,贼人将偷来的毛驴往岩山东马店一牵,店小二便给这偷驴贼端出两个馒头,一盘炒菜二两酒。只要贼人把这些东西吃净,店家便付驴钱。如果正吃着有失主找上门来,店家便不付钱。  
        当傻皮匠追进店里,见邻村的张三已酒足饭饱,坐在板凳上支着二郎腿,手端旱烟袋喷云吐雾。 
  店小二见进来一位汗流满面、气喘吁吁的憨头汉子,知是失主,却呲着一口黄牙嘻笑着招呼:“这位客官,来来来,这边坐请问,用点什么?” 
  傻皮匠和金兵金将没少打交道,口不说话,心中有谱儿。他没理店小二,却主动同张三打了个招呼,坐上了一条板凳,喘息着对张三说:“张老弟,你得帮帮我。”张三知傻皮匠老实可欺,把烟灰往餐桌上一磕,别好烟袋,从怀中掏出驴钱三个元宝,往桌上一放说:“我张三是个急公好义之人,老哥哥今日求我帮忙,这三个宝儿够呀不够?”傻皮匠结结巴巴说:“不、不、不,我求你帮……帮我买些驴皮,军爷要我拧……拧百十条鞭子。”“好办,好办!”张三忙收起三个宝儿,带他见了店东,他买回了自己那张粉鼻子、粉眼、粉蹄、粉尾巴的驴皮。 
  回家后,他流着眼泪把驴皮刮了一遍又一遍,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精心雕刻了一头粉鼻子、粉眼、粉嘴、粉蹄、粉尾巴尖的毛驴,虔诚地镶在了纸窗上,初一、十五给毛驴烧香、上供。此后,他不赶集上市了,人也变的更蔫了,只在家中做些找上门的活儿。后来,有位影班的班主来他家订做皮活,见到了供在纸窗上的用驴皮刻制的毛驴,又透亮又挺实,比羊皮强多了。于是乎,欣喜若狂,让他刮制了大量的驴皮,将羊皮雕刻换为驴皮雕刻。 
  这是流传于乐亭皮匠行业的一个传说,这个皮匠心灵手巧,创造了驴皮影雕刻,然而却被称之曰:“傻皮匠”。令人遗憾的是连个姓氏也没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