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乐亭 > 历史文化

昔日乐亭钱庄

时间:2016-03-25 16:35:38  来源:  作者:

    钱庄又叫银号、钱铺,是专门经营货币的商家。它是随着商业的发展而兴起的,它为商号提供借贷,促进资金周转,是商业有力的后勤保障。
    钱庄在乐亭历史悠久,这是和乐亭商业发展有关的。大致在清代晚期,乐亭就有了正式的钱庄。最初,钱庄是门里的买卖,由于资金少,业务量不大,门前只放张钱桌子。在乐亭城里拱真阁附近,就有三张钱桌子。桌子上摆着几盘子铜钱,作为招牌以招徕顾客。那时钱庄只作些最原始、最简单的业务,主要的是以铜钱兑换银两,或以银两兑换铜钱,从中获取些小利,以后便逐渐吸收游资,经营贷款,功能日臻完美。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京东刘家在乐亭南街开设益发钱庄,这是乐亭最早的近代钱庄,经营兑换、汇兑、存储、借贷等业务,标志着乐亭钱庄业已经走出了它的童年时期。随着乐亭商业的发展,乐亭钱庄也发展很快,到清代晚期,乐亭城里有著名的四大堂,即宝福堂(吴家兰坨王老英开设)、中德堂、静心堂(八家子刘老金开设)、顺升堂。其他钱庄有元通庵村刘佐清在东街开的同巨兴钱庄、木瓜口李宝占开的裕通厚钱庄、高各庄高育万和绅士肖瑞徵开的福全堂钱庄、城南孙老泽在南街开的太和公钱庄、庞河邢老泰开的福发益钱庄、城南醋白庄白子单开的谦德厚钱庄、冯哨母庄母海岳开的天合钱庄(分号)、山西玉家在北街开的功成玉钱庄(分号)等。这些钱庄的资金大都在1-2万元左右,他们吸收游资,进行存放和兑换。只有益发钱庄、功成玉钱庄和天合钱庄可以单位进行汇兑。其他少数大钱庄也可以进行联庄汇兑,如有的商号去外地进货,因带钱不安全,就到大钱庄去开信,然后凭信到唐山、天津栈房公庆成、同全成、源春兴、同义隆等处去提款,钱庄从中获取汇金(汇兑贴水)。
    兑换是这些钱庄的主要业务,清末乐亭地区的货币已经很庞杂,到了民国初年,各种纸币更是庞杂不堪,市面流通的有中国银行、交通银行联合发行的“中交票子”和河北银行、农工银行、中南银行、保商银行等发行的纸币,以及银大洋和银小洋,商家和百姓各取所需,都到钱庄去兑换,因此当时兑换业务非常繁忙,各钱庄不但在门市上兑换,一到集口,还到四乡八镇去出钱桌子,进行兑换。
    这些钱庄之间,竞争也十分激烈。他们以各种形式和手段来争取财源。当时的财源有1、贷款的商号;2、存款的乡客,即农村的土财主;3、东北的汇票和天津的津汇;4、当地政府的存款。为了争夺这些,各钱庄都想尽了办法,这些办法是:
    一是提高服务质量,千方百计拉住乡客,让这些土财主把钱存在自己的钱庄。乡客来到钱庄,钱庄伙计是满脸微笑,热情招待,装烟倒水,问寒问暖。乡存大户来了,钱庄还要招待酒饭和洗澡、看戏等等。这些乡客如果想用钱,钱庄就派人把钱送到家里,平时就是看到乡客进城,也要请到钱庄坐坐,以增进感情。
    二是讲求信誉。那时钱庄讲究信用为重,就是赔钱破产,也要一文不差地把该还的、该赔的一一付清。平时就更不用说了,怎么讲就怎么办,一诺千金。当然钱庄的信誉是靠雄厚的资本,要靠经营者的职业道德,以及财东的名誉等。总之,有财有势又讲职业道德,钱庄就有信誉,有了信誉就可以吸引大商号和乡客往来,企业才可以做强。
    三是拉汇票。清末民初,在东北发迹的“老呔帮”向家乡大量汇款,每年多至上千万元,这是一笔不小的资金来源。当时东北汇款主要通过益发钱庄、天合钱庄,而住山西铺子的乐亭商人大都是通过功成玉钱庄往家里汇款。这些汇票到了乐亭,则需要凭“铺保”取款。这就给各钱庄提供了好机会。各钱庄都积极活动,主动给有汇票的担铺保,并且说服他们取款后,把款存在自己的钱庄。那时人们消费水平低,有了钱只会存起来,来了汇票交给某钱庄,由他们给取出来,并存在他们那里,存户随用随取,每年得利息。那时利息很低,每千元大洋,每年只有五到六元的利息。而钱庄就用这些钱周转而生财。
    四是争取官家存款。当时县政府的行政费、教育费及收取的各种税费,都是不小的数目。各钱庄都看重这部分资金,因此对当地官员极尽拉拢之能事,如请吃请喝,年节、婚丧送礼、请打麻将、洗澡、看戏等,想法设法拉住这笔存款。
    以上所讲只是钱庄竞争的一般手法,而各钱庄为了生存和发展,都努力把企业办出特色,体现自己的优势,仅以几个较大的钱庄为例:
    (一)益发钱庄:是长春益发钱庄的分号,财东是京东刘家的仁和堂与中合堂,它经营汇兑和贷款。它的特点是雇员经过多次筛选,个个精明干练,工作效率高,服务态度好。钱庄各摊做到日清月结,没有积压拖拉,没有滥竽充数,这些都是其他钱庄所不能比的。益发钱庄因为财东是京东刘家,信誉很高,县内外的商家都愿意和它打交道,因而生意兴隆,获利颇丰。由于信誉高,益发钱庄的汇票在市面上一直当货币流通,丢失和被抢可以挂失,比存着钱要安全得多。因此,有的年份,益发钱庄竟有几百万元的汇款积压不取。钱庄就用这笔待取的汇款来周转从中获取厚利。益发钱庄先在南街同生合院内,1932年改为益发银行,迁至东街路北(即现在的县委大院),扩充了门市,扩大经营范围,经理先后为崔芝亭、李星辉、吴纪勋等,他们都是出色的商人,把益发银行办得越来越好。
    (二)功成玉银行:在北街广发合当铺院内,是乐亭有名的大钱庄,它是山西玉家的商号,总号在山西,乐亭有分号。山西玉家在北方是有名的富商,它的商业经营更远远高于京东刘家。功成玉钱庄的特点第一是资本雄厚,不必费力去追求乡存和官款,资金随用随到,因此信誉很高。第二是它经营汇兑,它的汇票可以在全国流通,范围比益发钱庄要广阔得多,因而顾客较多。第三是它的从业人员也训练有素,掌柜们多为山西人,有山西铺子特点,功成玉钱庄以后改为功成玉银行,总行仍在山西。
    (三)天合钱庄:在城关南街。财东是冯哨母海岳。天合钱庄的总号在沈阳,乐亭只是分号,但已是乐亭有名的大钱庄。它以汇兑和贷款为业务,其特点是资本雄厚,经营灵活,服务周到。很有母海岳那“多财善贾”的风度。以后因天合钱庄总号和东北各分号捣卖奉票,受到张作霖的武力镇压,并且没收了东北各号的资本,使天合钱庄衰落下去,而乐亭的天合钱庄也改名为会聚隆钱庄,以免再遭查封。
    (四)福发益钱庄。在乐亭东街,是庞河邢泰安开设的。邢泰安是当地的土财主,特点是占尽地利,就地生财,具有人熟地熟的优势。当地政府的大部分存款都在他的钱庄。邢泰安是从农村放高利贷起家的,他放贷不但利息高,还本滚利、利滚本,当时称为“驴打滚”的利息。两年还不起就得用土地顶债,因此他利润很大,五十多岁就发了大财,有土地十多顷。福发益钱庄的经营范围,除在商业上投资外,还大力在农村放贷,这是与其它钱庄不同的。
    钱庄作为商业的支柱,从清末到民国初年,进入了它的黄金时期。“九•一八”事变后,随着日寇不断向华北入侵,冀东地区的经济遭到严重摧残,钱庄业也随着衰落下去。1935年以前,仅以钱庄的兑换业务来说,以前市面流通多种货币,兑换业很兴隆。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成立以后,当地只流通日伪经营的联合储备银行发行的“联合票子”,使兑换业立即萧条。以后随着日伪对冀东经济的进一步控制,乐亭城乡经济进一步恶化,商业萧条,农村破产,因此钱庄是借贷无门,营业非常不景气。加之益发银行、功成玉银行、冀东银行的挤压,乐亭钱庄业就步入了它的黄昏。不过乐亭钱庄业在乐亭商业发展史上,占有光辉的一页,因为它和其他各业一起,共铸了乐亭商业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