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进乐亭 > 历史文化

滦河浩荡 辉煌呔商(图文)

时间:2016-03-21 11:06:01  来源:  作者:

    在中国风云会的经商史上,曾涌现了徽商、晋商等一个个带有人文符号和地域标记的著名商帮。这些商帮中,以乐亭人为代表的“老呔商帮”,在清末民初以十万呔商下关东、引领东北民营经济发展的辉煌业绩,同样令人瞩目。
    2011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9集纪录片《风雪中东路》,让今天的观众认识了武百祥这一哈尔滨近代民族工商业的中坚人物;而时隔4年后,央视同一频道播出的纪录片《呔商传奇》则全方位展示了“老呔商帮”在东北的奋斗历程。

    “乐”字发“lao”音,用于地名,全国有两个:一个是山东的乐陵,一个是河北的乐亭。至于因何在地名中把“le”读作“lao”,并称乐亭人为“老呔”,版本很多,其说不一。而“老呔”的称谓叫响在东北,主要还是由于乐亭人那一口带着浓郁乡土气息、拉着长音、富有乐感的“乐亭话”。于是,乐亭商人们被叫成了“老呔帮”,就连被商人们带入东北的“乐亭影”也成了“老呔影”。
    “老呔”,其含义贬也好,褒也罢,概由他去。但是“老呔帮”创造的经商奇迹和辉煌业绩,却为近代东北留下了宝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
    清光绪末年,清王朝结束对东北200多年的封禁,允许开禁放垦,各地民众纷纷涌入,一时间“闯关东”变成上“下关东”,形成新的移民热潮。而此时,与东北仅一关之隔的乐亭人已从贩卖垦荒用具、针头线脑、开大车店等小本买卖起步在东北稳稳地扎下根来,开始了资本的扩张,从而带动数十万冀东地区的民众走上了习商经商之路。

    2011年,县里编写《呔商之路》一书时,做了大量资料搜集整理工作,绘制了当年乐亭人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经商情况分布图。从这张分布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北到黑龙江的漠河,东到在中俄《尼布楚条约》中被割的海参崴,都留下了乐亭商人的足迹。在东北三省的历史档案中,查到乐亭人在东北经商地点按今天的行政区划统计为:黑龙江77个县市,吉林50个县市,辽宁52个县市。

    按当时的行政区划,东三省90%的县市都有乐亭人开设的货栈、店铺。各地的商会会长,也多由乐亭人担任。1907年吉林省第一届商会组建时,商会董事共19人,其中9位是乐亭人。
    根据乐亭民国年间县志记载,从民国初年到“九•一八”事变前,由于东北战事较少、社会相对稳定,移民大量迁入,呔商在东北发展形成高潮,凡是人口稠密的地方,就有呔商建立的商号和企业,哈尔滨、长春、沈阳等大城市更是呔商云集。据不完全统计,乐亭籍商人先后于东北、华北大中城市开设商店和制造企业多达一千余家,除主店之外,一般皆有分号,少则几处,多则百余处。到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乐亭去东北经商、习商人数已达十数万之众,形成声震关内外的“老呔商帮”,以至当时社会小流传着“东北三个省,无商不乐亭”的说法,在民间则形象地形容为“关里关外,凡是有家学雀儿的地方,就有乐亭人的买卖。”
乐亭人经商所获资金、利润,民国县志稿记载为:“县外经商者,总共拥有资金近四亿银元,年创利润五千余万银元,商人年均向家乡汇款达千万银元”,使乐亭之富硕名冠京东。
    在呔商的百年辉煌经商史上,资产最为雄厚的当属开乐亭人东北经商先河的汀流河刘家,其经商范围由当初贩运农具、粮油、土布、开大车店,逐渐拓展到金融、机器制造、粮油加工、贸易货栈等多个行业,历经百年不衰。刘家创办的“发字号”“合字号”买卖遍布东北、华北、华南,早年其开办的“益发合钱庄”最多时在各地达27家,在钱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益发银行”则在东北、华北设有17处分行。在民国时期的东北,“益发合”是唯一可与张作霖官办银号、银行抗衡的民族金融企业。曾任民国大总统的黎元洪亲笔为刘家书了“京东第一家”的匾额。

    刘家位于乐亭的城堡式庄园,占地一百多亩,有房间1040间。房屋既有雕梁画栋的传统风格,亦有西洋式建筑;花园内亭台楼榭、湖石山影、小桥流水,胜似大观园。庄园内建有“刘氏私立女子中学”和“完全小学校”各一座;庄园藏书馆藏有与《永乐大典》、《四库全书》齐名的《古今图书集成》一部,此书每部10000卷,为雍正四年印制,当时仅印制了65部,时价白银10000两。
    在诸多知名呔商中,武百祥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精英人物。他13岁去哈尔滨习商学徒,当过货郎,摆过地摊,几经挫败,历经磨难,于28岁时与人合伙创办“同记”商铺,首倡“言不二价、童叟无欺”的文明店风,加之经营灵活、货随客意,获得丰厚利润。1921年,武百祥在日俄势力与国内商家竞争激烈的哈尔滨又开设了“大罗新寰球货店”,在经营中推行新法、开拓变革,很快成为那些中外老牌商家的强劲竞争对手。
    为开阔经管人员眼界,武百祥亲自带领他们到日本、欧洲和国内各大商场学习考察先进的经营管理办法。1927年同记商场于哈尔滨繁华地段建起四层楼高的庞大建筑,他在大楼醒目处挂出“采办全球货物,收罗办办内产品”的条幅,并提出了“你无我有,你有我新,以全求胜,以新制胜”的口号。与此同时,同记还开办了自己的工厂,形成了以商兼工的产、供、销联合企业,并在日本大阪建立了驻员达70人的办事处。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哈尔滨,“同记”“大罗新”两家商场风头日盛,逐渐压倒了自我经营的“秋林洋行”和日本人经营的“大百货商店”。当时报界载文赞曰:“自大罗新自行革故鼎新,事事遵行新法,崛起于举事懵懂之日……业务得见日以昌盛……”。
    武百祥关心员工的精神和物质生活,反对同业间的恶性竞争。他的“货真、价平、优待、快感”与“利顾客、利劳资、利同业”的经营理念,展现了其作为中国商人的宽广胸怀和崭新境界;他的“随时代以相演进”的全新思维,“处处争取新法以做商业届之先导”的宏大抱负,使他成为近代东北民族工商业的旗帜和“商魂”。建国后,武百祥担任全国工商执委、哈尔滨市工商联主席,当选为第一、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正是有了汀流河刘家、武百祥等一大批经商者的成功典范,有了种田与经商、农耕经济与商品经济巨大差别的诱惑,清末至民国年间,乐亭人外出经商蔚然成风。在乐亭民国县志稿中,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县民普通了弟年届十五、六岁,多赴关外习商。父偕其子,兄偕其弟,或由亲族援引,或托朋友保举,极致无家不商。故此,县之富户巨族多在关东三省开办各种工商厂店,一时间商业权威,尽操于乐亭人之手。民国初年尤盛,救济公用,左右金融,成就后进青年,几占全县人口五分之一”。

    呔商经商获利后,不忘回报故土,造福乡梓。他们除在家乡捐资建学校、兴教育外,还出资治理滦河水患、修桥筑路。汀流河刘家出资于家乡附近修建的滦河堤坝,至今仍在发挥着作用。而呔商总结出的“裕帮同胞便,利涌日又新;物阜客云集,广纳各途金”的生意经和在近代东北激烈的商业竞争中体现出的“重义守信、务实坚思、自强不息、敢为人先”的精神品质,在今天仍值得人们学习借鉴。
    时间过去了百余年,呔商在东北的经商故事,仍在白山黑水间流传;十万呔商留在广袤黑土地上的足迹,仍熠熠闪光。
    在吉林省会长春大街上,有一条叫“乐亭街”的街道。在这条街道,就是当年乐亭商人集聚于此留下的。当年的长春市曾经是一片荒地,清嘉庆年间,朝廷鼓励百姓垦荒种地,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叫“长春堡”的流民居住地。当大批外地垦荒移民涌入时,精明的乐亭商人看准这个机会,把农具和日常生活用品运送到了这里。由开始的流动摊点,到后来的店铺货栈,一步步推动着长春堡由一片片窝棚、一座座地窨子发育成长春市。到1912年,呔商在这里开设的较大商号达三十多个,居住此地的乐亭人达到一千多人。因此,民国十三年绘制的长春地域图中,标出了“乐亭屯”作为这个地方的地名。在后来的演变中,乐亭屯成为长春市的一个街区,也就有了现在的“乐亭街”。

    同样,黑龙江会哈尔滨的“香坊区”也和乐亭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香坊区是这座北方名城八大市政区之一,也是最早的市政区。香坊区称谓的“香坊”二字,源于乐亭商人在这里开办的一家制作线香的作坊。清嘉庆十年,乐亭一李姓商人来到尚未开埠的哈尔滨,建起作坊制作当地人庆祝丰收和祭祖敬神时用的一种线香。由于他制作的线香质量上乘,很受当地人欢迎,生意日渐兴隆起来。后来扩大作坊规模时,这位商人在新建的门楼上挂起了刻有“香坊”二字的招牌。自此“香坊”成为这个地方的标志,至今民间仍流传有“先有线香坊,后有香坊区”的说法。
    而在辽宁沈阳,则有一个叫做“老呔窝”的地方。老呔窝位于今天沈阳市正阳社区中路,清末民初,这里是奉天旧皇城的属地,紧邻店铺林立的商贸街区。在沈阳开商号货栈的呔商多居住于此,来奉天投亲靠友的乐亭人也常住在这里。他们有的盖了自己的房子,有的租屋居住,渐渐占据了半条胡同。听惯了呔腔呔调的奉天人,便把这里叫成了“老呔窝”。岁月沧桑,当年的平房窝棚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新起的楼房。走进这个街区,喊出一句乐亭话,不少人都会热情地攀老乡――因为居住在这里的人,有很多就是呔商的后裔,他们说,当年爷爷奶奶嘴里讲的就是这样的一口“老呔话”。
    呔商留下的还有一个个至今仍叫得响的商标品牌。乐亭人王玉堂1922年创建的“积德泉”牌烧酒,已成为吉林省著名商标,被商务部认定为首批“中华老字号”。
    “京东第一家”刘家1898年创办的“东发合茶庄”,今天仍矗立在长春的大街上,其连锁店有二十余家,“东发合”作为著名商标,同样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而武百祥亲自设计的“同记”百货大楼,历经百年风雨洗礼,至今仍巍然屹立在哈尔滨市区,成为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的一座丰碑。
    可以说,在近代东北民族式工商业发展的各个历史时期,乐亭呔商都是一支重要力量,始终推动影响着东北经济的发展。呔商把乐亭故土的文化元素带入东北,融合于东北文化之中,使东北多元文化的构成中闪烁着乐亭传统文化的光辉。